露祈

这r冰凝!
等我会画画写文了就回来交党费!

「...准备好了。」

*You feel sorry to Sans.
日常摸鱼
有没有和我一样一描线就废的qvq

【胜出】是未完成的脑洞

*只是脑洞,文字很杂乱但想说的都在这了

*文笔缺失无法成文,有没有太太想写qwq(跪求

*是第三人称视角,后期疯狂误解

*给孩子讲睡前故事的paro

*****

这个世界上,灾难和福祉总是相生相伴的。

“灾难...和福祉...?”

嗯。就像你吃一根甜甜的棉花糖,最后总是把手弄得粘糊糊的。

“唔......”

给你讲讲,这座小城的过往吧。

很久很久之前,小城还是一个小镇。

镇子南边的山里有个大魔头。

大魔头有一头扎眼的金发和一双血红的眸子,凶狠暴躁,还精通一些邪术。

“邪术?”

嗯,也不知道是什么歪门邪道,总能把小镇搞得一团糟......虽然没杀过人,但他掠夺、放火、解开牲畜的链子和猪圈的围栏...大魔头每个星期都会做点什么,总之就是不让人好过。

“那......”

别急,孩子。听我慢慢往下讲。

刚刚不是说了,灾难和福祉是相生相伴的吗?

大魔头出现在镇上不久,法师大人就来了。

“法师...是DEKU吗!传说中的那位!”

要叫“法师大人”,礼貌些。

法师大人来镇上的那天,便是黎明到来的时候。

那是大魔头来袭击的第二天。

所有人都不会忘记那一天的——一位绿头发、脸上有小雀斑的少年跟着自己的光精灵从小镇南边跑来,累得满头大汗,看到小镇的房屋时眼中却充满了光亮。

那位少年眼中的光芒,自此照亮了整个小镇——故事集里说得一点也不差。法师大人用法杖和咒语让一切都恢复了原状,用温暖人心的话安抚每位老人、从衣兜中取出糖果分发给每个孩子。

做完这一切,法师大人又同他的精灵一起离开了。

自从那天起,每当小镇受到大魔头的侵袭,法师大人第二天一早必定赶来镇上,他就是这座小镇的救世主。他好像有无尽的法力......无论大魔头把小镇毁成什么样子,只要他念一句咒语、挥一下法杖,总能完美地将这里恢复原样。

日子一天天过去,小镇变成了小城。

一天,法师大人急匆匆地找到镇长,表示自己要出一趟远门,要等下个星期才能回来。他说自己尽量控制住了大魔头——法师大人非常礼貌,他管那个魔王叫“爆豪先生”(不过有传言说法师大人在说出“爆豪先生”这几个字之前顿了一下,差点发出“ka”的音来,想必法师大人私下也在给大魔头起什么绰号吧)——并嘱托大家小心一些,万一大魔头来了也不要慌,他在这段时间被法师大人施下了封印,没法伤害人。

说罢,法师大人就拖着大大的箱子离开了。

“一般这种剧情都是会来的吧?”

是呀。

果不其然,过了几天大魔头就来了——不过就像法师大人说的那样,他什么邪术也没干成,只好破口大骂。

更加幸运的是,路过的勇者听到了声响,赶来了解情况后二话不说就上前讨伐魔头。

正巧魔头受了法师大人的封印,勇者大人和城里几个会点魔法的小姑娘小伙子一联手,就当场解决了他。

“太好了!”

嗯,太好了。

那天晚上整座小城彻夜欢呼——所有的工场都放了至少一个星期假期,人们唱歌、奏乐、游行、把闪亮亮的魔法元素铺满天空......这个状态一直维持到法师大人远行回来。

“那那,告诉他了吗?”

当然。远远地看到那个拖着箱子的身影,便有人迎上去汇报喜讯——不过法师大人好像并不惊讶。

汇报那人是这么说的——

-

法师大人的笑容愣了几秒,随即反应过来似的:“嗯......。”怎么说呢,那语气就像是听到了“今天中午吃面”一样......甚至还不如对猪排饭的反应激烈(你知道的,法师大人最喜欢的就是猪排饭了)。

“真是太好了呢。”过了几秒,像是意识到自己的反应不够激动,法师大人又补充了一句。他笑起来,在夕阳的正前面。

落日的余晖从法师大人身后照了过来,衬得大人脸上像是蒙了阴影——喜庆的日子总感觉不该用这种形容词,但我脑海中当时确是这样想的。

我问法师大人要不要同我们一起庆祝,他却摇摇头拒绝了,“我......”

法师大人深吸了一口气,像是下了莫大的决心:

“我今天是来告别的......家里的原因,我得去别的地方生活了。正...正好小、爆豪先生也不会来打扰了,我就、就放心了......”

说着,泪水从法师大人眼中喷涌而出。

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法师大人落泪——那位少年眼中只有无尽的光芒和希望——不过这些现在也仍然存在就是了,只是少了很多——但他从来没在大家面前哭过,我还和兄弟姐妹们谈起过这个,当时就想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一次法师大人流泪呢?

不想这见到的第一次,竟是为了离别,也成了最后一次。

法师大人转过身去对着夕阳,抬起手抹了把脸。等他再转过身来时,眼中已经又充满了光芒,像是把太阳的光芒都储存了进去。

他握住我的手,让我和兄弟姐妹们好好学习魔法,争取以后能支持起整座城市。随后,他说了最后一句话。

“其实‘人偶(deku)’ 的本意是‘废久(deku)’...是一个发小开玩笑时给我起的,因为我当时特别......废物。对了,还没和你们说过,我的真名叫做‘绿谷出久(izuku)’。”

我愣住了。

等我回过神来,法师大人——绿谷大人已经走远了,只留下一个背影渐渐被夕阳淹没。

最后这番话......想必是在鼓励我吧。

-

后来,法师大人再也没有来过这里,直到现在。

故事讲完了,有什么想法吗?

“法师大人现在应该在一个美好的地方生活着吧!”

懂礼貌啦?

“......”

“他真是一个很好的人啊!”

嗯,是啊!

“我困了,咱们睡觉吧?”

嗯。

晚安,我的孩子。

*****

文中提到对咔和久的描写都是带有不实成分的!!!

(是镇上人们的滤镜啦23333x

我还是爱咔酱的!!

所以有没有人写qvq!!!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话废要怎么办鸭_(:з」∠)_


把之前(打算)做手书的草稿扔上来吧23333
我这辈子是做不完手书了(ノД`)
私心米优tag,要是有时间能补一个优酱就好了ww

今天重温了一下漫画
咔酱你哈哈哈哈哈哈哈
我真是咔吹,相信我(真诚
私心胜出tag歉

想♂要的话就直说吧(bu

一个脑洞

今天做小屋备忘录的时候有一个任务是点击男主互动三次,当时两人都在楼上钢琴那里(洛洛家),点了一次之后我突然手抖就去收楼下盆栽的银币了,悠然就瞬移到了盆栽那里。等我再去点洛洛的小人(还在楼上)完成第二次互动的时候就看到悠然迈着小碎步跑跑跑,大概十几秒才到洛洛旁边两人互动,突然就磕到了糖(

大概就是 在一幢大房子里面宁可跑几层楼就为了一个抱抱 这样的

这里话废 说出来好像就没意思了orz有太太愿意写吗(*´∀`)


第一次试试|・ω・`)不知道算不算lo
有没有大佬给点改的建议emmm

emmmmmm纪念一下这个bug2333333333